Daily Archives: 六月 21, 2010

草帽

幸好上次沒有衝動跑去買紙紥的帽。雖然款式不錯,但終究是紙造的,不太結實。我早一陣子去Target再看時,那幾頂在照片中很漂亮的「草」帽,都被壓得變了型,我稍一用力,帽頂已下陷了,名副其實的一季貨色。

家中已有一頂大草帽了,但是平時出外略嫌誇張。有一次我戴著大草帽在逛街,碰見鄰居,鄰居問亞洲人是否特別留神夏天的太陽,所以我想找一頂小一點的草帽。

以前男女上街都會穿得比較正式,女的都戴上帽子。我也開始覺得一頂合適的帽子,真的可以化腐朽為神奇。

上個星期,一時興起跑去逛跳蚤市場。無意中看見一頂小草帽,手工非常精細,一看就知是真品,百貨公司可要賣二百多元一頂的。我問價錢,只是十元﹗

雖然比我的大草帽貴了八元(我的大草帽是在二手店買的,盛惠兩大元),但物有所值。

附送:《人間の証明》的草帽歌

周日名采(92)之相片

很久沒參加過周日名采了,因為有時題目不是太適合我寫,或是看到題目時已是明日黃花了,這次雖然遲了一點,但重點是參與(實情是我是不請自來的,哈﹗)

我從小至今都有很多相片。我成長的那個年代,照相機是一種昂貴的玩意,也不是有太多人懂攝影。不過,我有一個沉迷攝影的舅父。

舅父是市區人,我每年只見他兩次:一次是年初二我們去市區看外婆時,跟著是年初三後外婆一家會來新界探我們,舅父也會一同來。

他每次都帶備攝影器材來,我從小就是他的模特兒。如果不是他給我拍下這麼多黑白照和彩色照,我也忘了自己童年時是什麼樣子的,舅父很喜歡替我拍大特寫。我其實不懂做表情的,每次都是他叫我這樣側頭這樣笑。

除了舅父拍的家居照外,拍得最多的就是學生相片了。那時要到影樓拍照,一寸半乘二寸的黑白頭像照,都是劃一的格式,貼在學生手冊上。影樓一般都在二樓,那時由父親帶上去拍照。校服都是放在攜去的膠袋中,拍照時才穿上,然後在影樓的一角梳好頭髮。師父用的是舊式的大型黑白攝影機,像一個正方的手風琴,後面掛著一塊厚絨布。拍照時,師父把頭伸進相機的後面,用布蓋著自己的頭,然後嚓的一聲,在那電光火石之間,你的影像就留下來了。

我曾經將童年時拍的所有的學生相片排列到在相簿內,發現自己的樣子一點也沒有變。我許多小學同學的樣子都變了許多,尤其是男生,但是,大家一見到我,還是能馬上認出我來。

最近拍的官方照片都是在這裡拍的。美國政府對正式的頭像照要求特嚴,而且經常改動規格,害你有點無所適從。所以拍這種照片,最好到專門拍政府照片的晒相店拍,否則拍了又要重拍,浪費金錢也浪費時間。

以前拍這些死板的頭像照,我都是木無表情的。後來,老公教我:你想人家對你寛容一點嗎,拍照時就帶點笑容,過關時也會容易些。想來也有一分道理,試想像一個關員一天看幾萬張死人照,如果可以碰到一張對住自己笑的照片,工作是否會開心些呢?

***

本期出題的是Alex。參與的有Wordy。下次題目是演講﹗有興趣者請去找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