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0

R-U-S-H

忙到一頭煙時,手機響起。

「老婆,你有時間講幾句嗎?」

「沒有。我在忙,很趕。」

還差兩分鐘就是死線,手機響起。

「老婆,你收到我的電郵嗎?上面列了你要買的零食清單………」

「我在趕東西呀。RUSH呀。」

「我明,不過……X的媽媽的電郵說……」

唉,R-U-S-H呀。

鈎了兩個杯墊

小朋友一直嚷著要做一套美人魚服裝,我總是唯唯諾諾。

直至有一天,用鈎針鈎了兩個圓形杯墊。

咦,不如……

下半部要再想想……給我多一點時間。

編織手作30:蘋果綠開襟毛衣

天時暑熱織毛衣真的很辛苦。每次織時都要開吊扇,否則毛線在手,感覺是一身汗。

這件毛衣前後花了約六個星期才織好,本來想快一點的,但天氣實在太熱,晚上都提不起興趣編織了。

針法不算難,只是有點煩,加上用的是蕾絲毛線,好像烏龜跑馬拉松,跑極都跑不完。

這毛衣的織法是用一支環針織衫身,好處是免卻縫前後幅織片的麻煩。織到袖口位開始分流,先織左襟,然後回頭再織右襟,再用三支織針收針的方法,將肩膀位連在一起。

然後是織衣袖。用的方法是invisible provisional cast on──用一條不用的毛線幫助起針,織好一面,收針後,再抽掉起針時的毛線,挑針在另一面再織下去,整個衣袖看起來像一次過織的一樣。

織左袖時我用的是三支雙頭針,六吋長,織時三支針像打架的碰來碰去。而且用雙頭針織圓形織物時有一個問題:很容易會在兩支針之間出現鬆行。我已嘗試將毛線拉緊一點,但蕾絲線就是有這個毛病:軟得像一灘爛泥,怎拉也是有點鬆。拉得太緊又會織得不順暢。

後來織右袖時改用了環針,解決了毛線鬆緊的問題。

可是我在織左袖時,挑針時挑錯了低一行,結果左袖中間部分有一條橫線劃過衣袖似的。換作是其他人,早就拆了重織。

我看了織了一半的衣袖,要拆的話不單拆線,還是拆掉縫上袖口的部分,工程算大不算大,算小不算小。最後決定:不拆。反正有橫線的部分是在後幅,就當鬼掩眼吧。

第一次織毛衣,織到這個水平,我已很滿足了。

織圖

Geodesic Cardigan from Knitscene, Winter/ Spring 2010

用針

Knit Picks木環針,美國6號(4.0mm)

毛線

Malabrigo Yarn Lace, 100% Merino, 470 yards, 50g, 32針=4吋(美國2號針)

顏色

Apple Green 11

高得有勇氣

從昨天開始,我把上班手袋中的《紐約客》換成了《萬象》【註】,不是你母語的東西,入腦也會慢得多,所以《紐約客》周刊常常被我當成月刊看。換了書後,每天等地鐵的幾分鐘,我都會抽出來看幾行。

今天看到彭怡平的〈娘惹珠鞋〉,因為談到女性會關心的鞋子,所以我也看得特別細心。其中提到十六世紀的威尼斯女性穿的「蕭邦鞋」(Chopine),原文是這樣的:

「威尼斯丈夫為了防止他們風情萬種的太太走失,下令工匠打造厚度達三十英寸以上的『蕭邦鞋』(Chopine),好使這些過度活躍好動的威尼斯女子得以放慢腳步。」(2007年1月號,66頁)

同文也附上了一幅圖片,圖片說明寫道:「尺寸達三十英寸以上的『Chopine』鞋。」可惜我把那張圖片看來看去,也目測不出那鞋高達三十英寸。

後來我在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網頁找到一張「蕭邦鞋」的展出圖片,那雙鞋子看來真的很高,有二十寸,簡直如踏高蹺,我很佩服當時的女性的勇氣。穿這種高蹺鞋的女性一定要有侍從陪伴,否則一定跌個餓狗搶屎。(不明白者可到youtube找女神加加穿高鞋的短片)

圖片來源:

http://www.metmuseum.org/toah/hd/chop/hd_chop.htm

女人應該不會設計這種鞋子出來虐待同性的,超過三寸的高跟鞋已教人坐立不安了。

設計這種高鞋的原意本來是遇爛路泥濘時,穿上可避免踏污衣裙,所以有本事穿的人應該不會是窮鬼。後來有人想到穿得高,站得高人一等就是代表高貴,這點曾引來爭論,因為有人提出穿這種高鞋的其實是妓女,實際作用是引人注意。到底這種是貴婦鞋還是妓女鞋,對我來說也不重要,我一定不會穿。醜人從來多八怪,心理越矮小的人才需要穿這種鞋來壯膽。

註:

我買了2007年整年十二期的《萬象》雜誌,從一月號起看。

媽媽如何保持丁點自我

最近看到幾位博客媽媽都在媽媽聲:如何保持丁點自我?

看到這個題目,未嫁的未生的可能已有點恐懼:原來嫁了生了會喪失自我的。

既然決定此生跟一個陌生人一起生活、一起用同一個廁所、睡同一張床,不多不少,大家也要互相遷就一下。

生了孩子,成了多一個人的世界。可以留給自己的時間少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你的時間彷彿都不屬於你的。

孩子很小時,他們睡午覺的時間就是你的時間了,所以三歲前,最希望小朋友天天睡午覺。

孩子大了點時,他們跟朋友玩到慒時就是你的時間了,所以孩子五歲後,你要讓小朋友交很多很多的朋友。

孩子睡覺後,這就是你的天堂了。但是,往往在日間身心勞累的我,捱到這一刻,全身骨頭早已不屬於我,我寧願合上眼睡的人是我。

唯一可以保留一點自我的地方和時間的,就是上廁所,所以不要奇怪為何做媽媽的總是有便秘。

雖然沒有了很多的自我,但「自我」是隨時間而變的。有了老公、有了孩子,我卻有機會去發掘另一個自我,例如:忍耐、包容和溫柔地煮一頓飯。

小孜媽版

阿四版

周游版

德國的《Rebecca》

除了借書買書,參考裡面的織圖外,我還會買編織雜誌。編織雜誌一般是每季出版的,所以全年才是四本。我不會訂,因為有時不肯定自己喜不喜歡裡面的織圖,訂了沒用就是浪費,還是見到,滿意,才買。

逛毛線店時,無意中看到一本陌生的編織雜誌,在書店從未見過的。封面的文字是無一會讀,原來是德文的編織雜誌《Rebecca》。

翻開看看,裡面竟然有英譯的織圖本。我對德國的編織有點好感,因為出名的可換針頭金屬環針Addi,就是德國出產的;襪線中的明星Wollmeise,也是德國牌子。

有時候我老嫌《Vogue Knitting》太華麗,很多都不合日常穿著的;《Interweave Knitting》比較日常化,但有些設計則嫌太老土;《Knitscene》適合初學者,偶有佳作。日文的雜誌的織圖很漂亮,但語言是一個問題。

所以我看到《Rebecca》有英文譯本冊子,簡直喜出望外。裡面的作品都很漂亮,雖然模特兒都很年青,但織物其實適合不同的年齡層。而且尺寸範圍很廣,有我的尺寸。

《Rebecca》前幾年有整本英文版的,後來可能市場問題,改為在雜誌中附英文譯本小冊子。價錢比其他本地雜誌貴,要美金16元多,但是比日文雜誌便宜,裡面的織物可織度很高。如此計算的話,其實也很划算。

破洞

織民最傷心的事不是買不到心愛的毛線,而是花了精神心機去織的東西──破了洞﹗

早有人說過,襪子毛線最好是加了尼龍(nylon)成份的,這樣才會耐穿,不易爛。

我之前織的最貴的襪子,竟然發現襪底破了洞,意外的是,位置不是常見的襪跟。

最令人氣結的是,這雙襪子不是我常穿的一雙,我常常穿的那雙大頭魚襪,用的毛線是最便宜的,初時我還有點嫌棄,噢,日久見耐力,現在還好端端的。

因為穿洞的範圍太大,我不知怎補了。既然這次不幸給我言中「我一定要把你穿到破爛,爛了也不會丟掉你的」。看來我還是廢物利用,給小朋友的毛公仔當帽子戴了。

順便報告其他織物進度

蘋果綠毛衣:衫身已完成,已進入織袖的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