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口衰

爛片自虐症

我知道網上有一個網誌是專門寫爛片觀後感的。給博主選中的爛片,在其筆下真的爛得好好笑。每次看完,我都有一種衝動想去看看到底爛到什麼程度。

看了爛片又肯承認看了的,很難得;承認後還要繼續去看的,實在不簡單;更離譜是不斷寫的,簡直要膜拜了。

老實說,是時候要膜拜自己了。

廣告

工程師的料

我有一位好朋友,長春藤大學高材生電腦工程師博士,後來做了電腦公司的老板,不下一次跟我說:「你是唸工程的料。」

吓?我到底做了什麼跟工程扯上了關係,只不過是會砌一下模型而已。依樣葫蘆,誰不會?

朋友說:就是你會依樣葫蘆,化零為整。

雖然我不懷疑自己的能力,不過,有料唸不等於你想唸,唸了也不等於你會做。

我原來是要上班的

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我真的很像一個吃飽無憂米的師奶。

竟然有人跟我說:「吓,你原來是全職上班的﹗」

有時間

正在忙著煮晚餐,老公忽地走過來說:

「你有時間的話,等會吸一下塵,明天下午有小朋友來玩。」

洗碗時,老公說:

「你有時間的話,等會將那些大紙盒拆散壓扁才好拿出去扔掉。」

早上在執拾時,老公又走過來說:

「你有時間的話,上班前將那些循環再用垃圾扔掉。」

對,我與常人不同,一天有四十八小時,時間多到用不完。

編織手作45:小朋友親手織的手鐲

小朋友終於受不了我整天地坐在沙發上編織,自己動手織了一條手鐲。

毛線是我之前買下的Lion Brand的Amazing漸變色毛線,我一直擱著沒有用。織針是我初學編織時買的便宜貨。

小朋友本來打算織一條圍巾給我的,但忽然又改變主意,要我幫她收針。跟著躲起來不知搞什麼鬼。幾分鐘後,就變出了一條手鐲來。

老公說好,叫我馬上開一個兒童編織網誌,一定大受歡迎。但卻陰陰嘴笑著說:「不過呢,小心會有副作用。」

什麼副作用?

怕你會生hemeroids。

R-U-S-H

忙到一頭煙時,手機響起。

「老婆,你有時間講幾句嗎?」

「沒有。我在忙,很趕。」

還差兩分鐘就是死線,手機響起。

「老婆,你收到我的電郵嗎?上面列了你要買的零食清單………」

「我在趕東西呀。RUSH呀。」

「我明,不過……X的媽媽的電郵說……」

唉,R-U-S-H呀。

高得有勇氣

從昨天開始,我把上班手袋中的《紐約客》換成了《萬象》【註】,不是你母語的東西,入腦也會慢得多,所以《紐約客》周刊常常被我當成月刊看。換了書後,每天等地鐵的幾分鐘,我都會抽出來看幾行。

今天看到彭怡平的〈娘惹珠鞋〉,因為談到女性會關心的鞋子,所以我也看得特別細心。其中提到十六世紀的威尼斯女性穿的「蕭邦鞋」(Chopine),原文是這樣的:

「威尼斯丈夫為了防止他們風情萬種的太太走失,下令工匠打造厚度達三十英寸以上的『蕭邦鞋』(Chopine),好使這些過度活躍好動的威尼斯女子得以放慢腳步。」(2007年1月號,66頁)

同文也附上了一幅圖片,圖片說明寫道:「尺寸達三十英寸以上的『Chopine』鞋。」可惜我把那張圖片看來看去,也目測不出那鞋高達三十英寸。

後來我在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網頁找到一張「蕭邦鞋」的展出圖片,那雙鞋子看來真的很高,有二十寸,簡直如踏高蹺,我很佩服當時的女性的勇氣。穿這種高蹺鞋的女性一定要有侍從陪伴,否則一定跌個餓狗搶屎。(不明白者可到youtube找女神加加穿高鞋的短片)

圖片來源:

http://www.metmuseum.org/toah/hd/chop/hd_chop.htm

女人應該不會設計這種鞋子出來虐待同性的,超過三寸的高跟鞋已教人坐立不安了。

設計這種高鞋的原意本來是遇爛路泥濘時,穿上可避免踏污衣裙,所以有本事穿的人應該不會是窮鬼。後來有人想到穿得高,站得高人一等就是代表高貴,這點曾引來爭論,因為有人提出穿這種高鞋的其實是妓女,實際作用是引人注意。到底這種是貴婦鞋還是妓女鞋,對我來說也不重要,我一定不會穿。醜人從來多八怪,心理越矮小的人才需要穿這種鞋來壯膽。

註:

我買了2007年整年十二期的《萬象》雜誌,從一月號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