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湊女

椰子頭

記得小時候的我,每年被阿媽捉去理髮,總是剪成一個椰子頭的回家。阿媽說:頭髮短,易打理。

小朋友每次被我剪頭髮,都會大聲要求:不准將我剪成像椰子﹗

原來我(或我阿媽)的影響力這麼厲害。

我不下一次聲明:我什麼時候將你剪成像椰子?﹗

還加上一句保證:明天上學肯定有人讚你的頭髮的﹗

第二天,小朋友放學回家。

我問:「有沒有人讚你的頭髮呀?」

小朋友很激動地說:

「個個都說我的髮型可愛呀﹗﹗」

最喜歡什麼

坐在馬桶上,小朋友過來陪我聊天。

不知說了些什麼,忽然話題來到:你喜歡做什麼呀?

小朋友搖了搖頭說不知道。

好,那你有什麼最喜歡的?

「媽媽和爸爸。」

我心裡想笑,但還是睜大了眼。

「給我一塊金,我也要媽媽和爸爸。」

我這個阿媽真的不要得,聽完竟然大笑。

煩的演繹

我對小朋友說:「你真煩。」

小朋友說:「爸爸,媽媽說我是豬﹗」

我對小朋友說:「你真煩。」

小朋友說:「爸爸,媽媽說我笨﹗」

我對小朋友說:「你真煩。」

小朋友說:「爸爸,媽媽說我是白痴﹗」

夏令營

夏天了,小朋友,有暑假;大人,繼續上班。

我小時候的暑假,節目是在村裡到處跑,跑到吃飯時間才回家。在我失踪的幾小時內,阿爸不會去找我,因為我怎跑也不會有本事和有錢跑去元朗。

我現在很難要求我的小朋友在屋裡跑,我的屋不大,一分鐘不到已跑完全場。屋外跑是不可能的,有車有人,小朋友不怕,你也擔心死。而且,如果被人看見有小朋友沒有大人陪同下在街上亂跑,好心的鄰居肯定會報警。不是說笑,有人在超市「遺下」子女到鄰店買東西,已經上了本地中文報紙的僑社版頭條。

所以,我們,其實不是小朋友,需要夏令營。

據說,九一一後,本市出生率大增。每年暑假,夏令營都其門如市,不要以為可以到時才報名,死到暑假臨頭時,一句「額滿」,你就頭大了。八個星期的悠長暑假,一天廿四小時對住一個四歲以上的小朋友,真的不是你死就是他/她亡。(我是說上班一族啊,如果是全職阿媽,早已習慣了死亡了)

小朋友上夏令營的第一天,回來說:「嘩,比上學更好玩啊﹗」

吁了一口氣,雖然貴了一點。

YMCA

夏天,早上上班繁忙時間前夕,滿街都是拖著子女上夏令營的家長。有些西裝筆挺,有些腳踏高跟鞋,有些則上身T恤衫下身短褲再踏一對人字拖的街坊裝。

有一天,小朋友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說:「原來XYZ【註】在我上車的地方上夏令營。」

我問:「你見到她?」

小朋友:「沒有。」

我問:「你怎知她在那裡上夏令營?」

小朋友:「她說去YMCA的。」

我說:「你知不知道全市有多少個YMCA夏令營?」

小朋友:「噢,離我們家最近的那個叫什麼名?」

【註】XYZ是小朋友的同學。

媽媽如何保持丁點自我

最近看到幾位博客媽媽都在媽媽聲:如何保持丁點自我?

看到這個題目,未嫁的未生的可能已有點恐懼:原來嫁了生了會喪失自我的。

既然決定此生跟一個陌生人一起生活、一起用同一個廁所、睡同一張床,不多不少,大家也要互相遷就一下。

生了孩子,成了多一個人的世界。可以留給自己的時間少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你的時間彷彿都不屬於你的。

孩子很小時,他們睡午覺的時間就是你的時間了,所以三歲前,最希望小朋友天天睡午覺。

孩子大了點時,他們跟朋友玩到慒時就是你的時間了,所以孩子五歲後,你要讓小朋友交很多很多的朋友。

孩子睡覺後,這就是你的天堂了。但是,往往在日間身心勞累的我,捱到這一刻,全身骨頭早已不屬於我,我寧願合上眼睡的人是我。

唯一可以保留一點自我的地方和時間的,就是上廁所,所以不要奇怪為何做媽媽的總是有便秘。

雖然沒有了很多的自我,但「自我」是隨時間而變的。有了老公、有了孩子,我卻有機會去發掘另一個自我,例如:忍耐、包容和溫柔地煮一頓飯。

小孜媽版

阿四版

周游版

自娛與娛人

小朋友最近轉死性,忽然翻看幾年前看過的粵語配音卡通片DVD。看完後,又要阿媽重演其中精彩劇情。

這一下,阿媽才發現自己很有模仿天份,而且記得劇中對白。

最令小朋友發笑的是哪一段的劇情呢?

就是多莉跟馬倫一同去悉尼的經歷。

第一段,重演次數最高,高至五分鐘內演五六次,小朋友一樣笑到停不了口。

阿媽扮多莉:「我識講鯨魚話的。」跟著拉長嘴將所有字讀得很不正,「佢個仔……」

阿媽分身扮馬倫:「好啦,你唔好扮嘞,你識鬼講鯨魚話咩,你而家似胃抽筋就真﹗」

多莉繼續拉長嘴:「喂……過嚟啦。」

馬倫:「你睇,條魚畀你嚇到走咗嘞。你咪鬼引佢過嚟呀,佢會食咗我地架。」

多莉:「佢唔食小丑魚架,佢食龍蝦仔架。」

跟住鯨魚將他們兩個一口吞下肚。

還有一段我很鍾意扮的:

多莉和馬倫游去海底深處。

多莉唱:「游水最嘆,游水最叻,游到東,游到西,游到海的深─深─深─處。」

馬倫:「多莉,你唔好唱啦,你嫌我仲唔夠煩呀?」

多莉在黑暗中尖叫:「邊個捉住我隻手?」

馬倫沒好氣地說:「係我。」

多莉:「你係邊個?你係我嘅……良心?」

馬倫:「係呀,我係你嘅良心,你最近幾好嘛?」

本來沒甚反應的阿爸,也忍不住探過頭來問:「你是否在扮Finding N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