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兩周一聚

兩周一聚(42):塞翁失馬

塞翁失馬本來是指不好的事,下一句「焉知非福」才是點題語。如果用同樣的思維去看事情:一件看似不利的事,可能是一件有利的事;相反亦然。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禍福無常,本來是福事,也可以轉化成一件禍事。

正如塞翁失馬,人人都覺得是不好的事,這塞翁卻認為可能是好事。過了幾個月,失馬帶了一匹良馬回來,人人都以為這是好事,這塞翁又唱反調。後來,兒子騎良馬時果然跌斷腿,真的是應了撞口卦。人人都覺得是慘事時,這塞翁繼續發揮你講東我講西的精神,又認為這何嘗不會是一件好事。故事的結尾說,這跌斷腿的兒子因傷殘而避過兵伇,雖是殘身,但也拾回一條命。

一天未釘蓋,也很難說這件事對自己到底是禍是福。總之,有福不要盡享,居安思危為上。遇到不如意事,也要放開懷抱,所謂焉知非福呢。

其他塞翁的故事,請看兩周一聚

廣告

兩周一聚(41)之夢想之旅

「兩周一聚」由Michelle發起,這個網上約會的構思自零八年十月搞的一次網上「秋天派對」後成立,定期約會的意念則來自法博格 “Rédac’ du Mois” 。

每期題目由第一個報名者來決定,求互動及參與。每月十五及三十日出稿,求日子好記。

***

大槪是十年前吧,一位七十五歲的美國人,拿著皮鞭,開始其獨自一人的環球之旅。他應該還到過香港,我是在報紙上看到報道才知道有這號人物的。

我不想等到七十五歲才成行,如果要去環遊世界,我想退休後就起行。我不會使皮鞭,只會踏單車,如果那時單車仍未成古董的話,我希望可以踏著單車環遊世界。

踏單車有一個好處,行裝簡單,那時候只需要一個相機和可以記錄旅程的工具,現在是筆記簿,屆時可能是更微型的電腦。如果那時連相機也嫌笨重,我會用筆畫下所見所聞。去旅行,用腳走,用眼看,用心感受,就很足夠了。

至於單車技術,這個對我來說根本不成問題。相信到時我應該寶刀未老。

要達成這個夢想之旅,首要條件是要健康,所以我很注重保養身體,這副機器如果壞了,就什麼夢想也不要談了。

本期參加者有:

Randomcoil

南杏

Mandy

Wordy

Vince

Just Little Something

老子

Wiwiana

木棉

milkycandy

vic

lomichee

B.M.

Maple

夢想之旅全集,可看這裡

兩周一聚(41)六月三十日題目

題目很簡單:

夢想之旅

既然是夢想之旅,即是仍未去的。你夢想去哪裡旅行呢?為什麼選這個地方?怎樣去?什麼時候去?和誰一起去呢?還是自己獨自上路呢?請隨便發揮。

***

按兩周一聚的慣例,第一個回應這題目的人,就是下一次(7月15日)的出題者,如果你不想出題,請在留言時指出,免生誤會。謝謝大家支持兩周一聚。

兩周一聚(40)之出入邊境

「兩周一聚」由Michelle發起,這個網上約會的構思自零八年十月搞的一次網上「秋天派對」後成立,定期約會的意念則來自法博格 “Rédac’ du Mois” 。

每期題目由第一個報名者來決定,求互動及參與。每月十五及三十日出稿,求日子好記。

***

最多香港人越過的邊境當然是羅湖。

我小時候每年都要去羅湖的沙嶺墳場掃墓,坐那些班次稀疏的綠色柴油火車。乘客擠得要站在火車門的樓梯上,下火車要從離地五六呎高的窗口跳到月台上,驚險萬分。但是,那時過境去大陸的人少之又少。

後來大陸開放,香港人才開始敢返大陸,我父親是其中之一。

那時候出入香港的證件是回港證,不是現在的三粒星身分證。回港證像一本護照般大,出入香港時都要出示給海關看。回港證也適用於去澳門。

有一年,約了一大班朋友去澳門和珠海玩,臨出發前兩天,我才發現自己的回港證已過了期,趕緊跑去入境處申請快證。為了那幾天的旅行,跑來跑去,幸好最後也趕及出證。那證件也只用過一次,後來香港人出入境不需用回港證了。

香港人返大陸那時用的是回鄉證,可能當局假設大家都是從大陸去香港的同胞吧。父親因屬於新界的農牧工會,辦理回鄉證時,我們是去工會辦理的。拿了照片和填好的表格,工會負責人就會代辦。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回鄉證是要去中旅社辦理的。我還以為全港市民都是去工會辦證的。後來回鄉證被回鄉卡代替了。

我第一次離開中國人的國土是去東南亞,那時拿的是香港護照,出入境時填的國籍都是「英籍」。因為我從小父親就跟我說:「你的國籍是英籍,不是中國籍。填中國籍會很蝕底的。」他說這話是有當時的背景的,聞說如果申請證件時填中國籍的話,會多添幾重手續的,所以為免麻煩,父親叫我一律填英籍。我當然知道自己不是英國人,什麼國籍我也沒有所謂的,總之方便就可以了。

拿了那本護照多年,忽然英國祭出BNO護照,於是我那本香港護照就不能再用了。換了BNO以為相安無事,過不了幾年,大家又說BNO不好用了,要用特區護照了。我本來不打算換特區護照的,但舊的護照過了期,出入境會有點不方便,所以又花幾百換了。

那護照至今仍是空白一片,現在也恐怕沒有派上用場的一天了。

還有更多邊境的故事,請看兩周一聚

兩周一聚(37):傻人有傻福

傻事做過不少,現在回想自然是一啖笑的居多。例如:

給男生在公司加班時送上雲吞麵,誰知對方對蝦是過敏的﹗

在花店訂了花送給男生(有沒有女生會送花給男生呢?),對方致電多謝時,我忘了自己送了什麼花,在電話中尷尬死了。

約了男生吃飯,本來買了禮品送對方,誰知對方帶了女友一同來。

過了多年像霧又像花的人生,當不再追求什麼,決定放棄時,忽然又傻呼呼地遇上我老公。

想看更多傻人傻事,請看兩周一聚

***

***

「兩周一聚」由Michelle發起,這個網上約會的構思自零八年十月搞的一次網上「秋天派對」後成立,定期約會的意念則來自法博格 “Rédac’ du Mois” 。

每期題目由第一個報名者來決定,求互動及參與。每月十五及三十日出稿,求日子好記。

兩周一聚(36):C’est La Vie

這次的題目是逸之訂的,題目是法文,我不懂,大家說這句法文的意思是:這就是生活。

好,我就開始談生活吧。

***

有些讀者問我:為何你可以又上班又湊女又煮飯又可以寫網誌?

因為我的生活很簡單。我上班就是上班,下班就是下班。無可否認,我的工作造就了我可以有空餘時間去湊女,也可以去看書,也可以去編織,也可以去寫網誌。

後三者是交替進行的,所以你會發覺我沒有更新網誌時,我不是去了編織,就是去了看書了。也可以是第三件事──去了睡懶覺──我始終是一名愛美麗的師奶啊。

人,總不能有出無入的。我不是無底深潭,有朝一天我還是會能源枯竭而死的。

我看書,是因為我愛書中的世界;我編織,是因為可以訓練我專心和耐性,緩和我平日工作的拚搏情緒;我寫網誌,是因為我想練筆。腦不用會生草,文筆也一樣。

從小到大,我對我的生活從沒有任何投訴。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還是那一句:知足常樂。來這世上走一轉已不是一件容易事,可能是幾生修到的福氣,無謂再為無謂的事而自尋煩惱了。

還有更多生活,請看這裡

***

「兩周一聚」由Michelle發起,這個網上約會的構思自零八年十月搞的一次網上「秋天派對」後成立,定期約會的意念則來自法博格 “Rédac’ du Mois” 。
每期題目由第一個報名者來決定,求互動及參與。每月十五及三十日出稿,求日子好記。

兩周一聚(35):無盡鄉間路

本期的題目是由一枕清霜負責。

「兩周一聚」由Michelle發起,這個網上約會的構思自零八年十月搞的一次網上「秋天派對」後成立,定期約會的意念則來自法博格 “Rédac’ du Mois” 。
每期題目由第一個報名者來決定,求互動及參與。每月十五及三十日出稿,求日子好記。

*****

我在香港的鄉村長大,我每次跟外國朋友說我家是耕田的,大家都有點不相信。在外國人的心目中,香港就只是維多利亞港。我認識的朋友當中,也沒有一個家裡是耕田的。

我們以前住的地方,遠離馬路,所以晚上睡覺只會聽見蟲聲。村裡沒有石屎路,都是泥路,下雨天時外出都踏到滿腳泥濘。大雨上學時,我更要脫鞋涉水走路。我很怕青蛙,下雨天泥路上都是跳來跳去的青蛙,我常常走一步跳一步的走回家。路上也會有蛇,大人說,蛇會晝伏夜出,我晚上回家都很怕。加上村路都沒有街燈,大家都是憑記憶感覺走的路,才不會掉到坑渠或田的水坑去。

後來村民夾錢,大伙兒幫忙鋪了水泥路。路面寛了,也好走了許多。

但是,這條水泥路現在沒有了,都給政府建西鐵時棄置的黃土埋了,土堆上還長滿雜草,比我兒時走的泥路更難走。因為沒有什麼人留下來了,路,自然也不需要了。

還有其他路,有興趣請看兩周一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