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周日名采

周日名采(93)之演講

有些人面對陌生人時會怯場,不敢開口說話。有些人面對很多陌生人時更會怯場,說話時結結巴巴。

我沒有這種毛病。我上台後完全不會怯場,講得比平時跟別人傾談時更精彩。這得要多謝我的老師,把我訓練成一位演講者。

因為平日訓練有素,所以一上台也可以大話西遊。演講有時全不是演講者可以控制的,特別是科技,如果科技有一天罷工了,台上的就要執生。演講不是只一面倒的講,還要注意台下氣氛。如果有人膽敢睡著了,你就要同情地叫醒對方。這都是演的功力。

除了表面功夫,一場成功的演講,準備功夫,即內涵一定要做足,否則演得怎好,聽眾毫無得著,這場演講也不算成功。稿要熟,就算沒有稿,也要對要講的內容滾瓜爛熟,這樣才會談笑自如。

寫到這裡,只是一個講字,有機會大家聽我上台發嗡風時就明白了。哈﹗

這次出題者是wordy

廣告

周日名采(92)之相片

很久沒參加過周日名采了,因為有時題目不是太適合我寫,或是看到題目時已是明日黃花了,這次雖然遲了一點,但重點是參與(實情是我是不請自來的,哈﹗)

我從小至今都有很多相片。我成長的那個年代,照相機是一種昂貴的玩意,也不是有太多人懂攝影。不過,我有一個沉迷攝影的舅父。

舅父是市區人,我每年只見他兩次:一次是年初二我們去市區看外婆時,跟著是年初三後外婆一家會來新界探我們,舅父也會一同來。

他每次都帶備攝影器材來,我從小就是他的模特兒。如果不是他給我拍下這麼多黑白照和彩色照,我也忘了自己童年時是什麼樣子的,舅父很喜歡替我拍大特寫。我其實不懂做表情的,每次都是他叫我這樣側頭這樣笑。

除了舅父拍的家居照外,拍得最多的就是學生相片了。那時要到影樓拍照,一寸半乘二寸的黑白頭像照,都是劃一的格式,貼在學生手冊上。影樓一般都在二樓,那時由父親帶上去拍照。校服都是放在攜去的膠袋中,拍照時才穿上,然後在影樓的一角梳好頭髮。師父用的是舊式的大型黑白攝影機,像一個正方的手風琴,後面掛著一塊厚絨布。拍照時,師父把頭伸進相機的後面,用布蓋著自己的頭,然後嚓的一聲,在那電光火石之間,你的影像就留下來了。

我曾經將童年時拍的所有的學生相片排列到在相簿內,發現自己的樣子一點也沒有變。我許多小學同學的樣子都變了許多,尤其是男生,但是,大家一見到我,還是能馬上認出我來。

最近拍的官方照片都是在這裡拍的。美國政府對正式的頭像照要求特嚴,而且經常改動規格,害你有點無所適從。所以拍這種照片,最好到專門拍政府照片的晒相店拍,否則拍了又要重拍,浪費金錢也浪費時間。

以前拍這些死板的頭像照,我都是木無表情的。後來,老公教我:你想人家對你寛容一點嗎,拍照時就帶點笑容,過關時也會容易些。想來也有一分道理,試想像一個關員一天看幾萬張死人照,如果可以碰到一張對住自己笑的照片,工作是否會開心些呢?

***

本期出題的是Alex。參與的有Wordy。下次題目是演講﹗有興趣者請去找Alex。

周日名采:雨

很久沒有參與這個一齊寫的題目了,因為出文的時間是在周日,我通常都不用電腦,每次我都要等大家出了文,我看到題目之後才決定寫,但很多時候都過了期。

這次又來極速寫一篇。

出題人: Alex

同題:Wordy

***

很少聽呂方唱這種曲調的歌,我記得的唯一一首不慘情的呂方的歌。

改編自五輪真弓,譚詠麟唱,經典情歌。

一曲歌手黃綺嘉。歌名不是雨,但內容提到雨。忽然想起它。

似乎一唱到雨,都是與愛情有關。

周日名采:投胎

周游出題,哈,幾乎寫錯,變成「投稿」﹗

****

從前,我只會想到投胎是未來的事,但是,原來也可以是現在的。

因為那時候經歷死亡的經驗很少,那些人也離自己那麼遠,他們投胎去了哪裡,跟自己是沒啥關係的。但是,當身邊的人離去後,你忽然就會想到:他們去了哪裡?

會否變成一隻飛蛾回來看你?會否變成一隻我平日最怕的蟑螂?

多了這層聯想,我要少點殺生了。

同題的博客

周游

wordy

Haricot

Vince

Jessica

Alex(發起人)

Daisy 

周日名采:驀然回首

驀然回首,走過那麼多的崎嶇路,原來就是要我認識你。

再回頭看,以前的苦,何嘗不是一種變相的甜。

慶幸今生遇到你,一起築我們的安樂窩。

其他寫同題的博客

孜媽

Inner Space

Vince

Wordy

微豆 (本周出題者)

Alex

michelle

周游

周日名采:情人箭

arrow

我中箭了。

周日名采由Alex發起,本周有什麼人寫了?請到他的網誌參看。

周日名采:我的志願

我小時候的志願,說出來大家可能有點不相信──漫畫家。其實說是「家」是有點誇張,總之是畫漫畫為生的人。

小時候常看漫畫的我,從幼稚園開始就不斷執筆亂畫。家中大廳四面白雪雪的牆壁,有兩面被我畫花了。那時候看見鄰居畫的公仔,質素之差,令我更相信自己有畫漫畫的天份。我曾想過投稿,或者讀完書(那時以為讀完中學就叫讀完書)就去畫漫畫。

最後,當然沒投稿,也沒有當漫畫師。因為我試過自己構思故事,再畫出來,自己用釘書機把作品釘起來,原來不點也不容易的。

很多年後,結了婚。我相約多年不見的小學同學出來飯敍。對方送我一個完全不起眼的首飾盒,還叫我馬上打開它。

我揭開盒子,裡面有一張摺疊得很整齊的白紙。打開白紙,上面竟然是我五年級時畫給對方的一張漫畫。我們的眼睛在那一剎那一同的笑了。

我已多年沒執筆了,現在再拿起筆,恐怕也畫不出當年的水準了。

周日名采

Vince

Wordy

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