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日文編織書

日文編織書

雖然我曾學過日文,但已是廿多年前的事了,當年心想學了日文可以去看日本漫畫,後來當然不了了之,什麼都還給老師了。

今天看到這些載滿織圖的日文書,才不禁嘆一口:書到用時方恨讀得少。幸好日本編織書都是多圖少字,儘量用圖例解釋織法,很多完全不諳日文的美國人也可以依樣葫蘆地織出一件像樣的東西。

日文編織書印得很精致,攝影構圖也很花心思,令你覺得花的錢物有所值。薄薄普通一本,也要廿多元美金,連稅的話,接近三十元一本。如果份量重一點的,更動輒三、四十元一本。

但是,裡面的織圖真的很吸引。一本起碼有二分之是想嘗試去織的,平均計算的話,每個織圖大槪兩元,與網上的一般收費的織圖比較,簡直超值(比較漂亮的織圖都要美金六、七元一個的)。

如此計算的話,我頓覺自己是一名精明的師奶。

廣告

千金買心頭好的編織書

幸好我沒有太多錢,所以我買東西時會左思右想,到我決定豪擲千金去買時,那一定是我很想要的東西。

這本日本編織設計師志田 ひとみ的編織花樣圖集早已絕版,書店只剩一本,我去看了幾次都不捨得買,因為要四十多元美金。

裡面的圖案很獨特,全是志田著名的蕾絲圖案,沒有中文版。

圖案織法其實可以看圖,有沒有文字是沒關係的。但是,日本編織跟歐美編織有點不同,他們有自成一套的針法,有些針法只會在日本編織物中見到,例如有很多扭針。這些特別的扭針,很適合大件的織物,如果用來織襪子就略嫌累贅臃腫了。之前我看過一本美國某織民將日本針法用在襪子上,穿在腳上,好人好姐都會像生了一對象腿一樣,我就覺得奇醜無比了。

最近因為賺了額外的錢,所以有一天忽發豪情,跑到日文書店,一口氣買了三本書﹗結帳時看見銀碼,心也涼了一截。

如果用這些錢來買毛線的話,也可以買到幾束質地上乘的,用來買書是否有點浪費?

可惜這世上往往充滿魚與熊掌的抉擇,幸好家中仍有足夠存貨的毛線,才不致於煮婦做飯時有鍋無米。

圖片來源:

http://www.amazon.co.jp/gp/reader/452904176X/ref=sib_dp_pt#reader-link

(此網址提供了書內的花樣織法,有興趣可去細看)

中譯版日文編織書

因為織友Wiwiana的提醒,我才省起昂貴的日文編織書也有中文譯本的。這種譯本可以分兩種:一種是台灣出版的繁體版,紙質和印刷都很上乘;一種是大陸近年出版的簡體字版。我已在網上訂了簡體字版,仍未收到書,只能從書店看到的一般簡體字版書得來粗略的印象:印刷沒有台版中文譯本的精美。

一分錢一分貨。印刷精美的台版書,價錢較貴,但舉凡中文書出了中文國境,都是洛陽紙貴,書價都貼近英文編織書的價錢。

我看到有些日本編織書是有繁體字版和簡體字版的。按照版權慣例,中文書的版權是中台分開的,即繁體版和簡體字版的版權是分開賣的,我沒有繁簡兩書對照,所以不敢肯定繁簡兩種版本的譯文是否一樣。

前幾天在唐人街的中文書店蹓躂,看中了幾本印刷精美的日文繁體版編織書,印象中沒有簡體版,於是忍不住買了下來。

從未看過中文編織書的我,雖然都是中文字,理應沒有問題,但字眼跟我平時看慣的英文不同,初時看時要花點時間習慣那些用語。

喜歡日文編織書的原因是,圖文並茂,以圖為主,講解非常清楚,這是日文工具書的一大特點,就算是英文書就難望其項背。

例如一本編織雜誌,日文雜誌可以有九十幾個織法圖。為何一本雜誌可以放這麼多圖呢?原因之一是,日本的織圖真的只看圖,織法都濃縮在圖中,文字很少。就算不懂日文,也可以慢慢推敲出織法。我看很多美國織民,懂的日本漢字肯定比我少,居然也可以織出像樣的日本織物。除了是經驗外,織圖容易令人明白,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看了幾本日文編織書,發覺日本編織的風格跟美國非常不同。如果要用一個字形容:美國是「粗」,日本就是「幼」。日本的設計是鼓勵大家有模特兒般的體態,織圖只提供一種尺碼,還是很標準的那種。美國則顧及現實市場,較為人性化一點。如果要追求美感,日本編織也可以是一種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