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毛線

秋冬入貨

秋冬時節真的會激發人多編織的,也因為這樣,更加讓人想多買毛線。

最近在網上發現一家位於西雅圖的毛線店,賣的貨不是其他店常見的,而且有很大的折扣。我看中了幾款染得很漂亮的蕾絲線和段染襪子線,忍不住訂了幾束來試試。第一次買不敢買太多,再看到有另一款名牌羊絨(cashmere)有四折,又買了七球。結帳時連運費已七十多元,嚇到我已不敢再看其他的線。後來看見有織民留言說:千萬別親自去這家店,入去一定破財﹗

今天回家終於收到這個兩磅多重的包裹,打開來看,毛線的顏色跟我想像的一樣。這個月花了不少錢買線和買書,不過,我又花得很開心啊。

氹氹轉繞毛線

初買毛線的我,不知道毛線有兩種:一種是已繞成一個球形的(ball),另一種是一束一束的(skein or hank),像剛煮好的意大利粉。

有些毛線店會免費替客人繞毛線,但一定要先付款買了毛線,繞了的毛線不能退貨。有時候,店裡太忙的話,店員無法幫你馬上繞毛線,你一是等,一是自己來。如果等候的客人太多,往往要等十多二十分鐘。

在網上買毛線的話,對方是不會替你繞毛線的。毛線到手時是一束一束的,你得要自己動手繞。

我開始也是自己繞的,方法是將一束毛線攤開,放在兩把椅子的椅背上,自己用手慢慢地繞。那些毛線都只有一百多碼,十五分鐘左右就可以繞好一束了。

但是,問題來了。我買的襪子毛線都是三百多碼,甚至四百碼的。一百碼要花十五分鐘繞成一球,三百多碼則至少要四十五分鐘,四百碼則要一個小時。如果織物需要大量毛線,那我豈不是整天在繞毛線?總不成織完一束又起來繞一束吧。

所以這個就是織民決定是否要買一個繞毛線架(yarn swift)和捲毛線球器(yarn ball winder)的關鍵問題了。

如果你買的毛線大多是捲成球狀的,你大槪不需要買以上兩種用具了。否則,你可能要考慮給自己送個大禮了。因為這兩者加起來,品質比較好的,價錢至少要美金一百元。

所以,我決定買了一個繞毛線架。這毛線架跟其他常見的傘形繞毛線架 (umbrella yarn swift)不同,不用夾在桌子邊緣,可以平放在桌子上,用完可拆缷掉,裝起來也很容易,小朋友也可以代勞。雖然看起來佔據地方很多,但是我不喜歡用夾的,怕會夾壞桌子。但是,捲毛線球器只有一個公司生產,款式是夾桌子的,我沒有任何選擇。

用法很簡單,繞毛線時,將毛線攤開放在毛線架的四邊木柱上,調校好鬆緊,然後將毛線的一端夾在捲毛線球器的頂部,一邊轉動把手,毛線架就會徐徐轉動。小朋友有時愛玩,也會過來幫忙。

只花幾分鐘,三百多碼的毛線就繞好了。

下面是youtube的短片示範

織針和毛線都齊備了

開始學編織時,沒有想到原來要用這麼多不同種類的織針的。所以,之前在網上再訂了一批雙頭針,價錢比在店裡的便宜很多。同一牌子,毛線店可以賣十元一套;網上減價後只是五塊多。還有毛線,遇上毛線店大減價,同一牌子的毛線的價錢可以相差一倍的。

小朋友說想要毛線娃娃,於是我又借了參考書,還訂了一批幼細的毛線,準備做毛線芭蕾舞娃娃。事先在此聲明,希望到時有貨交。

上面一排的都是用來織娃娃的,下面一排靠左的幾束毛線是我打算做來做聖誕襪的,右面粉紅色的一束則用來織襪子的。

大家可以見到毛線有時可以是一卷卷的,即上排那些,編織時不用自己再捲線,下面一排是一束束的,一定要捲線後才開始編織。

原來,織一場也有很多學問的。

趁墟買毛線

有一家歷史悠久的特價毛線店,每年十二月都在酒店舉行五天大平賣。

他們的毛線不是高價品,價錢走大眾化路線。要知道一件簡單的毛衣要七八卷,甚至十二卷毛線,如果買高檔次的毛線,隨時要花二百元才可織完一件毛衣,真的要至愛親朋才配得上了。

五天大平賣從今天開始,我跟鄰居下班後一起去。因為只收現金,我們買得很審慎。賣的毛線都是一大包的,裡面有五六卷,比原價便宜一半以上。比方說,那些茄士咩(cashmere,開士米)毛線,六卷一包只要六十元,普通的茄士咩毛線至少要二十五元一小扎,這個價錢真的可用「筍價」來形容了。

不過,我沒有打算織毛衣,我織的都是小玩意,需要的毛線一卷起,兩卷止。

東張西望,終於買了兩小包,都是三卷一包的,每包十元。

一包是羊毛混絲的毛線,我想用來織手套和帽子。

另一包是有點金屬閃光的摩希(mohair,台灣人叫安哥拉山羊毛),這個可用來織一些很女性化的手套或帽子。

本來想買一些毛線織玩具的,看來要另覓地方了。

用古董椅捲毛線

經過上次沒捲毛線弄到一團糟的教訓後,這次學乖了。

織民通常都用兩把椅子的椅背來捲毛線,但我家的椅子都是馬蹄椅,是不能掛上毛線的。

沒計可想下,唯有拿家中兩把古董椅,背對背,把毛線掛上去,然後用手慢慢捲。

這把椅子是美國的震教徒(Shakers)在十八世紀造的梯背椅(ladder back chair),是我們在一個鄉效拍賣市場上競投回來的。

震教徒造的家具很有名,款式簡單質樸。椅背兩個頂端呈水滴狀,就是震教徒家具的特色。識貨的人一看就知,這把椅子大槪收藏在老人家中,老人家過世後,家人將舊家具拍賣,很多人不懂就錯過了。

用750元換便宜

這一頭,終於收到在網上訂購的毛線和雙頭針了。

那一邊,剛收到新的信用卡。

因為我們剩下的飛行里程過了期,為了要救回這些一點一滴儲回來的積分,唯有申請了一張信用卡。只要在十二月底前花費750元,就能儲夠積分換取全家人的機票﹗

我等貪小便宜的師奶,當然不甘後人。

「750元,很容易就花掉了。」

「你不是用來買毛線吧﹗」

「不會,我怎會那麼瘋。」

哈哈﹗很難說。

越理越亂

在毛線店看見一卷卷漂亮的手染毛線,就如在書店看見書一樣,如果能擁有它們就好了。

店員介紹我用什麼毛線織羊毛襪。那些毛線像捲麻花一樣,一扎扎的平放在架上。

我挑了粉紅色的一扎回家。

織了一陣子,已弄成這樣。

yarn

我拚命想找出頭緒來,誰知越扯越亂。一邊織,一邊解結。

再去毛線店買另一款毛線時,跟店員吐苦水。

好心的店員說可以幫我捲線(wheel the yarn)﹗原來這些像麻花辮的毛線是要先捲成一卷才織的,很多人買回家後會自己捲好。

我不知就裡,胡里胡塗就動手織,所以搞到亂成一團。亂成這樣的毛線,毛線店是不會幫你捲的。他們只會在你拿回家前幫你捲。

如果自己想在家捲的話,也可以買一部捲毛線架 (swifts)。那架是用木造的,像一個反轉了八爪魚,不斷用手攪動,三百幾碼的毛線,幾分線就可以捲好。這樣的毛線才容易拉動,不會弄成一團糟。

下次真的有問題就要出聲。

看,店員給我捲好兩扎毛線了。紫藍色的一卷會用來織另一對襪子,白色那卷準備用來織帽子。

yarn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