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舊歌

老餅時間:往事只能回味

其實聽葉振棠登台表演時,還有一位六十年代的電影女藝人在過場時唱一兩首歌娛眾的。其中一首是這一首,我小時候常聽的──尤雅的歌。很懷念的年代。

歐陽菲菲

現在還有沒有人記得這位台灣女歌星呢?

她當年在香港很紅,熱情澎湃,唱的《熱情的沙漠》,我現在還記得。

昨晚看葉振棠登台表演,其間有人唱歐陽菲菲另一首名作。我和朋友一聽﹐馬上聞歌起舞,齊齊在席上扮筷子姊妹花大唱起來﹗

第一次看香港歌手登台表演

以前常聽見某歌星去美加登台,今天我終於去聽了,令我想起從前在海洋皇宮登台的本地藝人。

誰是我第一位去聽登台表演的歌星呢?

就是他。

上次他來登台時,我不認識跟我同輩同聲同氣的香港人(不是那年代的香港人,相信不會對他有認識和有興趣的),所以沒有去聽,結果跑去唐人街買了他的CD。

這次終於找到朋友陪我一同去聽。

我想聽的歌,他全部都唱了。如果以前不是麗的的擁護者,相信我不會認識他這麼多歌曲。很多歌我仍記得怎麼唱。

不愧為唱家班,唱了兩小時仍然中氣十足,還講笑話逗大家。

第一次做小粉絲,還和他握手拍照哩。這種機會恐怕不會再有了。

老餅時間:卡式機播彭羚歌

跟博友阿柏談起卡式帶,才知道原來卡式帶、卡式播放機和小型唱片舖在香港已幾近絕跡了。答應了要寫一些唱片店的,但要待有時間才可以寫。先寫我最近用兩元美金買回來的九十年代流行歌卡式帶。

我選了播放彭羚《未完的小說》第一首歌,用家裡的HiFi卡式機,再加大喇叭播出來,更可見她的唱功。

為了遷就喇叭的位置和角度問題,所以只好將鏡頭對住M.F.K. Fisher的書。不想拍太長了,反正大家都聽過她的歌了。

重新發掘彭小姐和關小姐

上次在唐人街買了三盒錄音帶。

第二盒是關淑怡。

關淑怡的歌曲充滿時代感,想心靜的話,聽她的歌絕不適合,越聽,心會越野。

嘩,差點忘了倪才子曾做過司儀。失覺失覺。

第一盒拆開來聽的是彭羚。不是因為我喜歡她的歌,而是因為她當紅時,我竟然沒有買下她一張半張CD。

其實我不太喜歡她唱歌時的激情高音,雖不是刺耳,但令我坐立不安。

看看三盒錄音帶,都是九十年代初出產的。即是說,近廿年來,自出廠後,沒有人買回家,一直積在倉裡封塵。

一個會唱的歌手,要十幾年才被人發掘,真的是天無耳了。

黎明不要來

當我發現張學友已被人叫作老餅(懷舊)歌手時,才驚覺原來自己已十多年沒有聽時代曲(這詞也很老土了,應該叫流行曲)了。

有一天偶然經過唐人街某唱片店,在門口見到錄音帶清貨大平賣。上前一看,買二送一,一盒一元﹗我抱著凡事不執輸的態度,用兩元買了三盒。

現在先講第三盒,我最後才聽這盒的。

朋友來我家時,我叫對方聽聽是誰唱的。竟然猜不到,證明我多老餅了。

這位先生唱得怎差,算到底也是新秀季軍。他的音域很窄,且只適合唱某類旋律的歌曲。現在重聽,覺得他像極一個奶油糖男生。吃一顆覺得甜絲絲,再吃,就有點膩了。幸好他近年轉型,如果幾十歲還扮奶油糖,就令人毛骨聳然了(這句話也適用於聖子遮)。

特別挑了一些他與各美人拍的MTV,有些歌曲不在我買的錄音帶中。

周日名采:雨

很久沒有參與這個一齊寫的題目了,因為出文的時間是在周日,我通常都不用電腦,每次我都要等大家出了文,我看到題目之後才決定寫,但很多時候都過了期。

這次又來極速寫一篇。

出題人: Alex

同題:Wordy

***

很少聽呂方唱這種曲調的歌,我記得的唯一一首不慘情的呂方的歌。

改編自五輪真弓,譚詠麟唱,經典情歌。

一曲歌手黃綺嘉。歌名不是雨,但內容提到雨。忽然想起它。

似乎一唱到雨,都是與愛情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