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蕾絲

定型與否

之前趕織的紫色小披肩,是我第一件由頭到尾完全沒有織錯一針的織物。織錯一兩針是經常發生的事,如果很遲才發現,又不是太明顯的話,我通常都不會拆的。

這小披肩是蕾絲圖案,按理是應要濕水做定型的。因為我覺得圖案看起來也可以,所以之前沒有做就拿去穿了。

後來想想,做了定型後會否更好看呢。女人就是這樣,所以姿整的女人出門永遠遲到,因為她們永遠在想:穿另一件會否好看些呢?於是,時間就花在這些枝節上。

我臨睡前將小披肩拿去做定型,蕾絲圖案更形明顯,是否好看些呢?

廣告

編織手作27:燕尾蕾絲披肩

織蕾絲披肩是一早計劃的事,萬事俱備,只欠時間。這蕾絲披肩斷斷續續地織了差不多一個星期,開始時又不懂怎樣織,錯了兩次,害我要重新再織。但是,一過了中段,轉入小波點的二十二行時,已感到很暢順,之前的憂慮一掃而空。

織完二十二行小波點時,更感到最難過的關也過了,前面的就是一條直路了。剩下來的就是時間的問題。於是,我努力趕工,雖然手有點累,眼也有點花了,但依然繼續下去。到了收針那一剎那,簡直開心到虛脫。

蕾絲披肩的形狀有幾種:長方形,像一條加大碼的圍巾;圓形,像一塊桌布;還有三角形,就像我現在織的這一條。這條燕尾披肩的設計師是Evelyn A. Clark,她專門設計三角形的披肩,還寫了一本專書。價錢不算貴,只是十七元美金,但我不肯定自己是否想買一本披肩織圖的書,因為互聯網上有許多漂亮的免費織圖。

像這條披肩的織圖,就是免費的。織過的人總數加起來有六千九百多人,所以有問題要找人請教的話也很容易。

我用的毛線是羊駝毛(alpaca),羊駝是南美洲的動物,樣子有點像細碼駱駝。純羊駝毛價錢很貴,我這幾束羊駝毛是特價時買下來的。羊駝毛很暖,但輕如無物,用來織蕾絲披肩會有一種很飄逸的感覺。

有人說織披肩是很一件很沉悶的事,其實織任何東西也可以很沉悶的──一針一針,重覆地織。不過,編織有一個好處,就像在泳池游泳一樣,你知道池有多深,還有多少公尺你就可以游到彼岸。織每樣東西前,先研究織圖,量力而為。最好每次織一個圖都有一點難度,這樣一關一關地過,很快你就像食鬼一樣過了二百多關。

織起每件作品,最興奮的莫過於示眾。所以我也不能免俗,趕著讓大家看看我辛勞的成果。不要以為蕾絲披肩只適合高貴場合,我是用這個披肩配牛仔褲的。

毛線

Misti Alpaca Lace Canada,100% alpaca,50g,437 yards,28針=4寸(美國2號針), 一束。

顏色

CD44 Straw Melange稻草色

用針

Addi Lace美國4號針 (3.5mm)

織圖

名稱:Swallowtail Lace Shawl

出處:Evelyn A. Clark (www.Ravelry.com)

蕾絲披肩定型中

早在幾個月前已打算織蕾絲披肩,於是特別在網上訂購了定型板、T型釘和定型鐵線。

蕾絲披肩完成時,整塊披肩像皺布一樣揉成一團,一定要定型才能展示蕾絲的美感。

所謂定型,是將整塊披肩先用水泡浸二十分鐘。然後用毛巾吸乾多餘的水份,再用鐵線和T型釘,將蕾絲圖案展開,用針釘牢定型,待乾後,整塊披肩的圖案就會凸現出來。

蕾絲披肩的進度

這兩個星期比較忙,沒有太多時間坐下來織東西。就算有,都被小朋友喚去織其他東西,例如毛毛熊的襪子、毛毛狗的圍巾和洋娃娃的背心。

這條蕾絲披肩的花邊用了愛沙尼亞(Estonia)特色的小波點(nupps),五針織成一針,這部分共有二十二行。我原以為是很難織的,所以之前特別換了針頭較尖的蕾絲織針。結果證明我過慮了。

織完這二十二行小波點花邊,我試用新買回來專門用作蕾絲披肩定型的鐵線和T型針,將半塊披肩拉開,看看樣子是怎樣。因為定型板是白色,毛線顏色較淺,圖案顯示不是太突出。

跟著還有十六行的普通花邊,希望在下個月我生日前完成。

換針

我仍在織那件蕾絲披肩。

本來用的織針是之前買的WEBS可換針頭竹環針,用來織普通的東西是可以的,但是一用在蕾絲披肩上,就覺得針頭太鈍。

蕾絲披肩的特色是大量運用空針和減針,製造蕾絲的效果。減針是需要將兩個針腳織在一起,有時是左斜的減針,有時右斜的減針,扭來扭去,針頭不夠尖,織起來就比較費勁。

而且這件披肩後面要織波仔(nupps),五針織成一針,如果針頭太鈍,我擔心織起來會更麻煩。

想換另一牌子的竹針繼續織下去,但找遍也找不到較尖的四號24吋竹環針。Colonial雙頭竹針很尖,可惜他們不生產竹環針,只有更貴的玫瑰木環針;KA的竹環針針頭也不是太尖;Knit Picks的木環針夠尖,但24吋長的環針中卻沒有4號針,只去到3號,4號以上的只有16吋。

無計可想下,唯有轉用Addi的蕾絲環針。這金屬織針出了一個專門織蕾絲的系列,針頭鍍上了銅,針頭細長尖幼,拿上手不及竹針的溫暖,而且針頭相碰時發出兵刃交接的聲音,但是,織起那些減針時卻很順暢,速度比我平時用竹針時可以更快。

我買的這支蕾絲針是32吋,比這設計要求的24吋更長,因為我還想多織一條大披肩,需要更長的環針。32吋和24吋其實沒有太大分別,現在兩端的環線有更多餘位,我更不用擔心針腳會不小心從另一端滑脫。

價錢比竹針貴了差不多一半價錢,但織蕾絲披肩有了它,簡直如虎添翼。

最近在織些什麼

天氣開始回暖,再織羊毛襪子可能有點不合事宜。很多織民都喜歡在暖和的天氣織蕾絲披肩的,所以我也不甘後人,開始拿起書研究織披肩。

織披肩真的要有很好的耐性。不斷重覆的針法,一行一行如水蛇春的針腳,套在織針上,五官擠在一起,無法辨清眼耳口鼻,到底這團東西織出來好不好看呢。

一天未織起未定型,這個疑問都無從得到解答。

一人有一個夢想

夢想人人有:素顏天使就想來紐約圓夢。此時此刻,我的夢想是去愛沙尼亞(Estonia)的Haapsalu學織蕾絲披肩

愛沙尼亞是波羅的海三國之一,在蘇聯解體後宣佈獨立。這個國家對我來說是那麼遙遠,除了在新聞報道時偶爾聽到以外,我對這個國家一無所知。

愛沙尼亞這名字走進我的生活,是因為一位編織作者Nancy Bush。她很愛傳統編織文化,特別是民間編織。她花了很多時間在愛沙尼亞,寫了一本很多編織蕾絲披肩的織民都想擁有的《 Knitted Lace Of Estonia》。

愛沙尼亞的蕾絲披肩為何這樣有名呢?因為它的圖案設計很特別,一顆顆的粒粒(nupps)如寶石般,讓人一眼就可認出來。要學這種圖案,有什麼比去這個地方更好呢。正如學一門外語,你當然想去說這種語言的國家走一趟。

不過,價錢太貴,相信只會是一個夢想。

或者買一本書,當是望梅止渴吧。

圖片來源:http://www.schoolhousepress.com/newbook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