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運動

我也寫我的運動生涯(四)

保齡球

中學時大家都去打保齡球,我當然不甘後人。我沒有學過,所以不太會打。但每次玩時,起碼不會將球推下坑道,都可以正正經經的打補中的。

我拿的球是最輕的。有一次,男同學叫我試用十三磅的。我一甩手,整個保齡球向後飛,嚇到大家魂飛魄散。

溜冰

我沒有學過溜冰,只是平時在村裡與鄰居玩滑板。只要懂得平衡,這些玩意其實都不難玩。當然要玩得好是另一個境界。

溜冰只是試過三次。一次是預科時,大伙兒說去溜冰,我於是也去。大家以為我一定會跌死,誰知我自己慢慢滑,也沒有跌下來。有一個男同學滑得很好的,他說要拖我一起滑。沒所謂,反正有他在,我肯定不會跌死。

第二次是結婚不久,老公買了一對溜冰鞋給我,叫我去溜冰。其他他不會溜的,只是看著我慢慢玩。第三次是一家人去了。我溜了兩個圈,他們仍在原地。

桌球

我完全沒有學過桌球。只覺得和康樂棋的打法差不多,我打康樂棋打得不弱的,因為小學時經常打。

出來工作後,第一次去打桌球。我一推球棍,連球也沾不上邊,球棍指向天花板,同事個個笑到人仰馬翻。

結果,傻有傻福, 大家打得完全失準,竟然給我這個盲毛贏了。哈﹗

游泳

我預科時才學會游泳的。以前曾跟同學去泳池,只會去中池游。有一次,幾位深諳水性的男同學叫我去大池,我跳下水,喝了一口水。

其中一個問我:「你可以游多遠?」

我答:「大槪由這邊游到池的中間(是橫向的游)。

同學馬上笑起來:「浮屍也可以浮到這麼遠的。」

豈有此理﹗

於是我經常去大池練習,終於可以一口氣游到一個直池的長度。

今天才到泳池游泳。唉,多年沒下水,游不到一半,已沒氣要停下來休息了。老了。

如果不算彈床的話,游泳應該是我至今為止最後學會的一種運動了。

***

還有更多運動生涯

廣告

周日做運動

人家寫周日床上。周一至周日,七點鐘我已不在床上了。

周日的指定動作有:

  1. 洗衣服──分兩籃,一籃深色,一籃淺色。(3小時)
  2. 打掃家居──平時沒有時間,唯有拖到周日才做。(2小時)
  3. 熨衣服──不是我的衣服,全是家人的。(1小時)
  4. 洗籠──兩隻公主的籠。(1/2小時)

如果周日有戶外家庭活動,第二項會順延至下周才做。另外可能會做以下東西:

  1. 陪人踏單車──追單車尾,繞著幾條街跑三個圈。(1/2小時至1小時)
  2. 買菜──坐地鐵去,像走難般扛著幾袋回來。(1小時至1小時半)

人家問我平時有沒有做運動,上述算不算運動?

我也寫我的運動生涯(三)

我怕大家仍未悶死,所以繼續添食。

***

田徑

我讀書時真的百足那麼多爪。當年選學生會時,台下有學生問我為何有那麼多時間:又讀書,又去搞這搞那?答案很簡單:因為我不用花時間拍拖。哈哈﹗

我放學後又去玩另一種運動──田徑。徑類運動我其實不太擅長,短跑長跑我都是中庸之姿。於是我去學跨欄﹗

因為跨欄比跑步危險,所以不是很多人去學,取金牌的機會率比較高,原來我也很會計算的。

跨欄其實跟跳馬有點相似,就是起步前心裡已有整套動作的準備,跟著勇往直前,不可窒步,你一窒,人家已跨過下一個欄了。有點不同的是,跨欄講求節奏,亂了一步,下一步就會亂下去,越想修正,心就越亂,腳步就會亂了,很容易會撞欄。

你猜得沒錯,我跨欄拿過奬牌,證明我的計算沒有錯。

田類運動我只學過跳高。因為這樣,我才發現自己是左右撇子。人家助跑都是在右邊的,只有我一個是在左邊的。曾嘗試在右邊助跑,結果衝到桿邊,不知怎樣起腳。

我們的跳高教練聞說是前跳高冠軍,來頭不少,可惜因傷退役,跑來學校教學生跳高。

那時隊中有一位高我很多屆的男生跳得很好,我每次都看得很神往:如果跳得像他一樣就好了。他也知道我常看著他,常常對住我傻笑。

幾年前與同學飯敍,才知道當年的跳高教練已病逝多年了。

乒乓球

我到中四才學會打乒乓球,教我的人是我一位中一師弟。

有一次學校搞宿營,營中百無聊賴,這位師弟跑來逗我:不如打乒乓球。我說不會打。他就教起我來。

幾年前我再重遇他,他已是名人了。跟他提起這件舊事,他竟然完全記不起。

後來,在大學時,運動健將老友教我殺球。這一下技術很管用。至少在我教書時露兩手,已嚇得男學生們很尊敬我了。哈﹗

(不知續不續好……)

前文

我也寫我的運動生涯(一)

我也寫我的運動生涯(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