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高跟鞋

高得有勇氣

從昨天開始,我把上班手袋中的《紐約客》換成了《萬象》【註】,不是你母語的東西,入腦也會慢得多,所以《紐約客》周刊常常被我當成月刊看。換了書後,每天等地鐵的幾分鐘,我都會抽出來看幾行。

今天看到彭怡平的〈娘惹珠鞋〉,因為談到女性會關心的鞋子,所以我也看得特別細心。其中提到十六世紀的威尼斯女性穿的「蕭邦鞋」(Chopine),原文是這樣的:

「威尼斯丈夫為了防止他們風情萬種的太太走失,下令工匠打造厚度達三十英寸以上的『蕭邦鞋』(Chopine),好使這些過度活躍好動的威尼斯女子得以放慢腳步。」(2007年1月號,66頁)

同文也附上了一幅圖片,圖片說明寫道:「尺寸達三十英寸以上的『Chopine』鞋。」可惜我把那張圖片看來看去,也目測不出那鞋高達三十英寸。

後來我在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網頁找到一張「蕭邦鞋」的展出圖片,那雙鞋子看來真的很高,有二十寸,簡直如踏高蹺,我很佩服當時的女性的勇氣。穿這種高蹺鞋的女性一定要有侍從陪伴,否則一定跌個餓狗搶屎。(不明白者可到youtube找女神加加穿高鞋的短片)

圖片來源:

http://www.metmuseum.org/toah/hd/chop/hd_chop.htm

女人應該不會設計這種鞋子出來虐待同性的,超過三寸的高跟鞋已教人坐立不安了。

設計這種高鞋的原意本來是遇爛路泥濘時,穿上可避免踏污衣裙,所以有本事穿的人應該不會是窮鬼。後來有人想到穿得高,站得高人一等就是代表高貴,這點曾引來爭論,因為有人提出穿這種高鞋的其實是妓女,實際作用是引人注意。到底這種是貴婦鞋還是妓女鞋,對我來說也不重要,我一定不會穿。醜人從來多八怪,心理越矮小的人才需要穿這種鞋來壯膽。

註:

我買了2007年整年十二期的《萬象》雜誌,從一月號起看。

廣告

跌你唔死算你大命

高處未算高……明天春季高跟鞋將再闖巔峰,向更高處進發。

姐妹們,有沒有膽量去試穿?

原來模特兒也是一種高危工作。

這是妳的腳嗎?

以前不知是否瘋了,跑去D-Mop買了一對三吋半高的高跟鞋。每次穿上都不能走太久,後來才知道那種鞋只是模特兒用來拍照的,根本不是給人穿的。看見有些女藝人穿著高跟鞋耍雜技,我更加要寫個「服」字。

後來那雙高跟鞋不穿了,又不想扔掉。問父親可否拿回鄉下給表妹。父親說:「你想她腳跛?」

現在,雖然我有幾對高跟鞋,但是不常穿──就算穿了,回到公司,也喜歡把高跟鞋脫了,放在辦公桌下。

因為我不想我的腳變成這樣。

w7_hammertoes

也不想變成這樣……

w7_bunions

圖片來源:請點擊這裡

延伸閱讀:
Technorati Tags:

del.icio.u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