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ace shawl

換針

我仍在織那件蕾絲披肩。

本來用的織針是之前買的WEBS可換針頭竹環針,用來織普通的東西是可以的,但是一用在蕾絲披肩上,就覺得針頭太鈍。

蕾絲披肩的特色是大量運用空針和減針,製造蕾絲的效果。減針是需要將兩個針腳織在一起,有時是左斜的減針,有時右斜的減針,扭來扭去,針頭不夠尖,織起來就比較費勁。

而且這件披肩後面要織波仔(nupps),五針織成一針,如果針頭太鈍,我擔心織起來會更麻煩。

想換另一牌子的竹針繼續織下去,但找遍也找不到較尖的四號24吋竹環針。Colonial雙頭竹針很尖,可惜他們不生產竹環針,只有更貴的玫瑰木環針;KA的竹環針針頭也不是太尖;Knit Picks的木環針夠尖,但24吋長的環針中卻沒有4號針,只去到3號,4號以上的只有16吋。

無計可想下,唯有轉用Addi的蕾絲環針。這金屬織針出了一個專門織蕾絲的系列,針頭鍍上了銅,針頭細長尖幼,拿上手不及竹針的溫暖,而且針頭相碰時發出兵刃交接的聲音,但是,織起那些減針時卻很順暢,速度比我平時用竹針時可以更快。

我買的這支蕾絲針是32吋,比這設計要求的24吋更長,因為我還想多織一條大披肩,需要更長的環針。32吋和24吋其實沒有太大分別,現在兩端的環線有更多餘位,我更不用擔心針腳會不小心從另一端滑脫。

價錢比竹針貴了差不多一半價錢,但織蕾絲披肩有了它,簡直如虎添翼。

最近在織些什麼

天氣開始回暖,再織羊毛襪子可能有點不合事宜。很多織民都喜歡在暖和的天氣織蕾絲披肩的,所以我也不甘後人,開始拿起書研究織披肩。

織披肩真的要有很好的耐性。不斷重覆的針法,一行一行如水蛇春的針腳,套在織針上,五官擠在一起,無法辨清眼耳口鼻,到底這團東西織出來好不好看呢。

一天未織起未定型,這個疑問都無從得到解答。

一人有一個夢想

夢想人人有:素顏天使就想來紐約圓夢。此時此刻,我的夢想是去愛沙尼亞(Estonia)的Haapsalu學織蕾絲披肩

愛沙尼亞是波羅的海三國之一,在蘇聯解體後宣佈獨立。這個國家對我來說是那麼遙遠,除了在新聞報道時偶爾聽到以外,我對這個國家一無所知。

愛沙尼亞這名字走進我的生活,是因為一位編織作者Nancy Bush。她很愛傳統編織文化,特別是民間編織。她花了很多時間在愛沙尼亞,寫了一本很多編織蕾絲披肩的織民都想擁有的《 Knitted Lace Of Estonia》。

愛沙尼亞的蕾絲披肩為何這樣有名呢?因為它的圖案設計很特別,一顆顆的粒粒(nupps)如寶石般,讓人一眼就可認出來。要學這種圖案,有什麼比去這個地方更好呢。正如學一門外語,你當然想去說這種語言的國家走一趟。

不過,價錢太貴,相信只會是一個夢想。

或者買一本書,當是望梅止渴吧。

圖片來源:http://www.schoolhousepress.com/newbook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