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arget

紙紥的帽

一說紙紥,大家不期然會想起喪禮上見到的紙紥品。現在時代進步了,早幾年我見到紙紥品中有手機,遲些可能會有iPad也說不定。

為何會紥這些物品?無非是想人死後在另一世界也可以享用。這種陪葬品的觀念在中國人心目中已根深蒂固,古時的人用活人陪葬,後來改用陶俑,再後來用紙紥。

想不到老外也會時興紙紥,紥的是帽,不過不是紥給死人戴的,而是給活人,想追上潮流但又沒有多少錢的我們戴的。

我說是紥,其實也不太對。這些帽子並不是像中國傳統的紙紥手藝紥成的,而是用紙織成的,產品用料標籤上大刺刺地寫著:100%紙。

這些外型像男性呢帽的紙草帽,如果不告訴你是紙造的,你也未必會發覺。

在十九世紀的美國,要織一頂帽所花的工序很繁複:在農村生活的女性,將收割回來的水草用水浸軟,然後用刀片將水草逐條剖開,跟著將這些水草薄片結成麻花辮的條子。

麻花辮條子有一定數量後,就將這些條子賣給雜貨店,雜貨店會將這些條子賣給織帽的另一批村民,再由他們慢慢織成一頂頂的草帽。織好的草帽可以賣回給雜貨店,老板就會將草帽陳列出來等人來買。

美國韓裔設計師Eugenia Kim這幾頂替Target設計的帽子,雖然用紙造,但在剛推出時即賣光,近日才重見天日。因為是平民百貨店的產品,價錢自然訂得不能太高,每頂只是十六元九毛九,相比設計師平時幾百元的一頂帽子,可算是很超值。

我很喜歡那頂薄荷綠色呢帽型的紙帽。這裡夏天下雨的機會不大,雨水一般會在春天時落盡。不過,戴上後仍有點擔心,風大一點會否被颳走呢?

既然可以用紙造帽,相信我們可以穿紙紥衣服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廣告

情迷馬騮頭

小朋友不迷芭比,不迷疑似注射了類固醇的Bratz……

卻對這馬騮頭Paul Frank情有獨鍾,一見鍾情,再見就發狂,狂買……

街上碰到路人疑似穿著Paul Frank衣物、手袋、鞋襪,都會大叫:

「快些來看看呀,Paul Frank呀﹗」

大家不用替我的荷包擔心,都是在Target買的。我現在才發現那兒有好多又平又正的東西。

母女裝

Liberty這次的銷情不錯,除了童裝。小朋友選了一條裙。美國小孩長得可高呢,大碼我也合穿。

於是……

有其母必有其女

今次輪到我了﹗

及時雨

昨天施施地去Bryant Park的Liberty of London for Target的臨時店逛逛。中午時分,沒有人龍,路上行人各自行自己的路。

我是為花花雨靴而來的。出門時,只是多了一件預期以外的漁夫帽。

自從我的舊雨鞋穿破了後,我一直想買一對雨靴。雨靴這玩意,在香港似乎不太流行。我跟大陸來的同事說雨靴,同事馬上的反應是:「這麼老土的東西你也會穿?﹗」同事心目中的雨靴一定是停留在國產黑色長筒雨靴或變態綠色雨鞋的年代了。

雨靴可以是花枝招展的。這裡的女生十個有八個都會在雨天穿上雨靴,什麼款式都有。但就是缺了我的尺碼。

這花花系列有我的尺碼,而且裁得很貼,穿上後不覺得笨重。還有童裝呢,我在想要不要給小朋友也買一對。

我從沒戴過漁夫帽。在店中對住鏡子試戴,哈﹗竟然出奇地合拍。

今天開始下起綿綿春雨來,真的天助我也﹗

花花世界

早已風聞Liberty與Target合作推出一系列花花服飾和家庭用品。我不認識Liberty,也從沒機會買到他們的東西。不過,我喜歡那些花花,尤其是春天了,看到花,看到新芽,人會精神一點。

我日盼夜望家門前的黃水仙快點開花。這裡的春天,用繁花似錦來形容最恰當不過。

昨天沒有去Bryant Park看預售,這種情形,肯定大排長龍了。我還是等周日去看看,順道去補充一瓶七號仔精華素。

Liberty加Target有多花?請看這裡。(我喜歡那些吊帶短裙和那雙花花雨靴)

後記

  1. 午飯時間去了Bryant Park買了一對花花長筒雨靴(29.99)和一頂漁夫帽(12.99)。
  2. 原來網上也有博客喜歡花花系列的。